怎么戒掉撸管_草榴社区2014最新地址_撸撸在线_草榴社区 激活码 每日更新 最新域名:inewko.com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黑星女俠 第十七章

时间:2018-09-23 奶酪骑士的一个手下递给了他一根皮鞭,这根皮鞭实际上是一根有两、三公分宽的皮带,乌黑的皮革显得结实厚重,但实际上是十分的柔软。
  奶酪骑士拎着皮鞭,目光扫视着女警长被手铐和脚镣锁吊在刑架上的、雪白丰满而又十分健美的裸体,寻找着皮鞭抽打的目标。他的目光很快落在了女警长赤裸着的平滑雪白的后背上。
  「啪」!
  皮鞭带着呼啸重重地落在了苏珊赤裸的后背上,发出残酷沉闷的声音!女警长后背白嫩细腻的皮肤上立刻暴起了宽宽的一道血痕,但因为鞭子的质地其实很柔软,所以只是红肿起来而没有真的流血。
  但是被锁吊在刑架上的苏珊却立刻感到后背上好像被皮鞭剥了皮一样,火辣辣的疼痛使女警长 信自己的后背已经被皮鞭抽打得皮开肉绽,随即大声地惨叫哀号起来!
  「啊!!!不、不……啊!!!」
  又一记重重的皮鞭落在了苏珊赤裸的后背上,两道交叉的宽宽的血痕红肿着出现在女警长雪白的肉体上,令她大声地哭号着拚命摇晃着身体和手脚挣扎着,手脚上的镣铐不停地「哗哗」做响。
  「好好记住这种滋味,警长小姐!你已经是我奶酪骑士的女奴隶了,我随时可以这样来鞭打你下贱放蕩的身体!」奶酪骑士大声地羞辱着苏珊,鞭子不停地落在她赤裸着的后背上。
  苏珊简直不敢相信这残酷的现实。自己竟然就这么成了这邪恶的罪犯的什么「女奴隶」?!被轮姦蹂躏之后,又遭到如此残酷无情的拷打和羞辱,加上被浣肠的痛苦,女警长终于彻底地崩溃了,她开始不住地大声哭泣哀号。
  「不!不!!不要……呜呜……不要……」苏珊凄惨地摇摆着被镣铐禁锢着的赤裸身体,痛不欲生地哭泣哀求着。
  她感到在皮鞭残酷的拷打下,最后的一点尊严也被无情地剥光了。那些混合了浣肠液的乳汁开始在女警长的直肠里发挥了作用,皮鞭抽打在后背上的疼痛和羞耻使这种作用得到更快的扩大,苏珊开始感到自己小腹里猛烈的涨痛,被肛门塞残忍地塞住的直肠开始出现强烈的便意。
  「也许我该让你这肥大的屁股也尝尝鞭子的滋味了!」奶酪骑士看到女警长雪白的后背上已经遍布了醒目的红肿鞭痕,于是转而用皮鞭抽在了苏珊痛苦地扭动着的丰满雪白的屁股上。
  「唔!!不!不……」
  当鞭子落在赤裸的屁股上的那一剎那,苏珊感到自己的身体几乎要失去了控制,激烈地抖动起来!她几乎是立刻就放弃了最后一点抵抗的念头,激烈地摇摆着惨遭浣肠的丰满屁股,大声地哭叫了起来。
  奶酪骑士手中的鞭子雨点般地落在了女警长赤裸的雪白结实的屁股上,很快就使两个浑圆丰满的肉丘上布满了血红的鞭痕,悲惨而可怕地红肿了起来,整个呈现出一种充血肿胀的粉红色。而女警长赤裸的臀部则随着皮鞭的抽打开始凄惨地蠕动摇摆着,由于浣肠的可怕作用,就连她结实丰满的双腿都痉挛起来!
  「不!!!呜呜……求求你,住手啊……呜呜……」
  这种被剥光衣服好像囚犯一样用刑具锁起来鞭打的羞辱将苏珊彻底打垮了,她再没有一点反抗的意志,屈服地大声号哭着,不停地摇晃着涕泪横流的脸不住乞求起来。她感到自己被浣肠的身体已经要虚脱了,直肠和肛门都痛苦地痉挛起来。
  「那好,警长小姐,我就饶了你。不过,做为女奴隶你至少应该对我的宽宏大量表示一点感激?」奶酪骑士也看出,女警长是真的坚持不住了。苏珊痛苦不堪的表情和屈服的哭泣哀求,说明这个坚强勇敢的女人已经彻底崩溃了。
  「那么,警长小姐,恳求我们来干你的屁眼吧!用你下贱的大屁股来表达一下你的感激之情吧!」奶酪骑士无耻地羞辱着已经哭得嗓子都嘶哑了的苏珊。
  苏珊已经料到这些家伙会从自己的屁眼里强暴自己,但她面对着摄像机是无论如何也说不出这么下贱无耻的话来。苏珊只有绝望羞耻地低着头,不停地哭泣着一言不发。
  奶酪骑士丢下了手里的鞭子,走到苏珊面前。他用手托住女警长的两个又开始充满了奶水、变得鼓胀不堪的大乳房,邪恶地笑了起来。
  「不说话?!怎么,警长小姐还很害羞吗?哈哈,真是有趣!」
  「你看你现在的样子,赤裸裸的戴着手铐脚镣被吊在刑架上,简直就是个不折不扣的女奴隶!而且,你都被我们玩了那么多回,还假装什么贞节?!」
  奶酪骑士用手残忍地拍打着女警长又变得沉甸甸、涨鼓鼓的双乳,发出沉闷结实的「啪」声,使苏珊越发羞耻不堪。她嘴里发出低沉的呜咽,羞辱地摇着头拒绝着。
  苏珊已经彻底放弃了,她知道,自己现在是难逃被可耻地从屁眼里施暴的厄运,但女警长宁死也说不出那么不知羞耻的话来。
  奶酪骑士也失去了耐心,女警长那红肿起来的浑圆丰满且十分厚实的屁股已经使他几乎失去了控制,他感到自己身体里有一股施虐的慾火在燃烧。
  他摆摆手,一个家伙拿来了一个大水桶,放到了苏珊叉开的双腿之间,接着将残忍地塞进女警长肛门里的橡胶塞拔了出来。
  苏珊立刻感到自己肛门一鬆,大量夹杂着液体的粪便猛烈地从女警长双腿之间喷溅出来!听到自己排便的羞耻声音,苏珊再次羞辱万分地大声哭泣起来。
  「哈!没想到警长小姐的大屁股里竟然装了这么多粪便!」奶酪骑士下流地羞辱着苏珊,使她越发不堪地呻吟抽泣起来。
  一个歹徒拿来一些纸巾,将女警长双腿和屁股上沾着的秽物擦拭乾净。
  奶酪骑士接着走到了女警长的身后,朝自己再次怒挺起来的大肉棒上抹了一些润滑油,然后双手抓住苏珊被鞭子抽打得红肿起来的肥大屁股,粗鲁地扒开,露出了双臀之间那个还微微翕动着、由于浣肠和排泄已经变得鬆弛起来的浅赫色的菊花洞。
  「嗯……嗯……」苏珊感到奶酪骑士邪恶的手指已经粗暴地侵入了自己屁股后面的小肉洞,在自己屁眼里来回转动抽送着。女警长感到一种几乎令她窒息的紧张,和巨大的羞耻感,开始低声地呻吟起来。
  「朝下跪下来一点,警长小姐!」
  奶酪骑士忽然发现了一个新问题︰健壮高大的女警长比他甚至高出了一头,以至于他站着竟然都无法将自己的肉棒舒服地插进苏珊的屁股里去。他粗鲁地用手指插进女警长的屁股里扣弄着,使她的肛门变得更加鬆弛,同时大声地命令着苏珊。
  苏珊已经完全认命了,她知道自己再怎么反抗也没法逃避羞辱悲惨的命运。女警长羞耻地呻吟着,困难地弯曲起被脚镣锁住的双腿,使自己赤裸的身体微微降低,全身的重量都落在了被手铐和铁链锁住并吊起的双手上。
  奶酪骑士现在终于感到女警长的体位对自己来说变得合适起来。他一手扶住自己的肉棒,另一手扒开女警长肥厚的屁股,对準苏珊的肛门狠狠插了进去!
  苏珊立刻感到自己的屁眼和直肠传来一阵可怕的扩张感,一根火热的肉棒有力地戳透了自己的屁股,令她感到一种从没有过的恐慌和涨痛!
  「不、不、不要……」苏珊赤裸的身体紧张地痉挛起来,不停地朝前努力挺着。被罪犯从屁股后面侵犯施暴的羞耻和痛苦使女警长沉重地喘息着,不停呻吟哀求起来。
  「想挣扎?」奶酪骑士喘着粗气嘟囔着,用力抓住了女警长胸前两个雪白鼓胀的大乳房,狠狠抓住两个柔软的大肉团将苏珊挣扎的身体拖住,接着用力将整根粗大的肉棒全部推进了女警长温暖紧密的屁眼里!
  「啊!!!」苏珊充满奶水的双乳被奶酪骑士用力地挤压和抓牢,立刻又有乳白的奶汁流淌出来,同时她感到自己屁股后面一阵强烈的撕痛,顿时感觉整个屁股被残忍地用肉棒塞满,这种痛苦和被罪犯从肛门强暴的羞耻感使苏珊大声惨叫起来。
  儘管经过了浣肠,但从未有肛交经验的女警长的屁眼还是被奶酪骑士粗大的肉棒残忍地撕裂了。奶酪骑士看着女警长被可怕地撑开成了一个凹陷下去的肉洞的肛门里流出鲜血,立刻感到残忍的满足,而苏珊不停扭动着的红肿的屁股更是紧紧夹住了他的肉棒,使他舒服得简直要喊了出来。
  奶酪骑士双手放开女警长流淌着奶水的双乳,转而抱住了她摇摆着的肥硕结实的屁股。能够如此残酷而痛快地从肛门里强暴本城最有权力的女警长,使他残酷的施虐感得到了最大的满足。他开始用力地在女警长的屁股里野蛮地抽插姦淫起来!
  屁股里被插进一根粗大坚硬的肉棒,并且不断快速沉重地抽插着,使苏珊感到一种几乎要窒息了的痛苦和羞愧。她不停地大声呻吟哭泣着,双手痉挛般地死死抓着铐住双手的手铐上的铁链,手指都抓出了鲜血。
  那个扛着摄像机的歹徒走到苏珊面前,用镜头残忍地捕捉着女警长脸上那痛苦羞辱的表情,使苏珊越发感到羞耻万分,她羞愧难当地闭上了眼睛,哭得几乎要喘不上气来了。
  奶酪骑士残忍地在苏珊的屁眼里抽插姦淫着,但这一次他依旧没能坚持很长时间。大约过了不到十分钟,这个家伙又沮丧而满足地喘息着,再次在苏珊丰满结实的屁股里射了出来。
  当奶酪骑士从女警长受伤流血的屁眼里抽出他的肉棒时,苏珊已经被痛苦和羞辱双重折磨得几乎要昏迷了过去,只剩下了微弱地呻吟和抽泣的力气,甚至已经没法站直身体,赤裸的迷人肉体被镣铐拖着软绵绵地悬挂在了刑架上。
  当詹姆斯接替下奶酪骑士,将他那粗大的肉棒再次插进女警长没有闭合、并流淌出精液和血丝的肛门里时,苏珊已经没有气力哭喊挣扎了。她虚弱的身体只是微微晃动了几下,从嘴里发出一阵夹杂着哭泣和呻吟的喘息。
  詹姆斯和奶酪骑士带来的几个手下开是轮流对悲惨虚弱的女警长施暴,他们一个接一个地姦淫着苏珊悲惨的肛门,直到将这个不幸的女警长真的蹂躏得失去了知觉才停止下来。
  奶酪骑士用力地捏着苏珊变得肿胀不堪的双乳,使昏死过去的女警长呻吟着痛苦地甦醒过来。苏珊的眼睛已经哭得红肿起来,屁股后面的肉洞里流淌出粘稠的白浊精液,流满了她结实丰满的大腿内侧,而女警长挺拔丰满的双乳则已经变成了两个臃肿肥硕的肉团,糊满乳汁沉重地挂在雪白的胸前摇晃着,加上被镣铐磨得流血的双脚和双手,女警长现在的样子显得极其悲惨和狼狈。
  奶酪骑士走到窗户前,将挂着的黑色帷幕拉开了一道缝隙,立刻有一缕清晨的阳光照射进来。
  「天亮了?看来我们的这齣好戏也该收场了!」
  苏珊虚弱地呻吟着,抬起流满泪水的脸。她这才意识到,自己竟然被这些罪犯残酷地折磨蹂躏了整整一个晚上!
  「收拾好这里的东西,尤其是录像带和胶卷!我们该走了。」
  看着奶酪骑士的那些手下忙碌地收拾着凌乱不堪的办公室,苏珊忽然感到一阵强烈的酸楚。做为警长,自己竟然被一伙邪恶的罪犯如此残酷地轮姦折磨,又被拍下了那些下流淫秽的录像带和照片,苏珊再次羞辱得哭泣起来。
  「对了,带上我们的女奴隶。我们回去还要和我们勇敢的警长小姐好好再玩玩呢!」奶酪骑士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说道。
  「不!不要……你们、你们饶了我吧……」
  苏珊本以为可怕的凌辱总算已经结束了,但听奶酪骑士说还要把自己带走,带回罪犯们的老巢继续玩弄蹂躏自己,她立刻又惊慌绝望地抽泣着哀求起来。
  但是没有人理会女警长凄惨的哀求。几个歹徒将被折磨得奄奄一息的苏珊从刑架上放了下来,打开了她手脚上的镣铐。
  「给我们的警长小姐穿上衣服,这样赤身裸体地走到街上,让我们的女警长的脸往哪儿放?!」奶酪骑士淫邪地笑了起来。
  詹姆斯拿来苏珊的制服,给浑身沾满了汗水和精液的女警长穿上。他没有给苏珊穿上内裤和胸罩,而是直接给苏珊穿上了那被揉成了一团的黑色连裤袜,接着把衬衣和警裙套在了苏珊的身上,由于女警长的双乳已经肿胀不堪,所以衬衣的最上面的两个钮扣已经无法扣上,而使苏珊丰满雪白的胸膛半裸了出来。
  接着一个家伙将苏珊软弱无力的双手背到了背后,用手铐铐上;又将一个乌黑的钳口球塞进女警长的嘴里,将带子紧紧繫在她的脑后;最后给女警长穿上了那双黑色高跟鞋。
  苏珊一直微弱地抽泣着,软弱地任凭几个家伙摆布着。她知道自己现在这副衣裳不整的样子一定狼狈羞耻极了,但她现在更大的惊恐在于她不知道这些罪犯们把自己带走后,还会有怎样可怕的凌辱在等待着自己,女警长现在已经彻底被恐惧和屈辱打垮了。
  ===================================
  苏珊被歹徒们推进了一辆汽车,随后被 上了眼睛。汽车开了大约半个小时就停了下来,女警长判断出那个奶酪骑士的老巢一定没有出城市。
  苏珊被几个歹徒粗鲁地拽出汽车,推搡着走进了一栋房子,转过几个走廊走下了楼梯,最后被带进了一间阴暗的地下室里才解开了 住眼睛的布条。
  这时那奶酪骑士已经离开了,只有两个歹徒和那个卑鄙的副警长詹姆斯留在了地下室里。一个歹徒拿来了一些三明治和水,他接着打开女警长被铐在背后的双手上的手铐,又摘下了堵在苏珊嘴里的钳口球。
  「臭婊子,赶快把这些东西吃了。」那歹徒指着丢在苏珊面前的食物说着,旁边的詹姆斯也阴险地笑着。
  苏珊现在是真的感觉饿坏了,被这些家伙残忍地轮姦折磨了一整夜的女警长感到浑身一点力气也没有,她知道自己现在是没法反抗了,于是活动了一下被铐得发麻的双手,抓起那些食物和水大口地吃了起来。
  詹姆斯看着苏珊吃完了东西,又命令两个家伙将她的双手重新铐到背后,并拿来一副结实粗重的脚镣,亲自将女警长的双脚锁上,脚镣的另一头锁在了墙壁上的一个铁环上。
  苏珊一点也没有挣扎,她知道自己现在身体太虚弱了,任何的反抗都是徒劳的。她用仇恨的目光看着詹姆斯将自己像对待囚犯一样地锁在了墙壁上。
  「好好休息一会吧,勇敢的女警长,你的奴隶生活才刚刚开始哪!」
  詹姆斯淫秽地笑着,将手伸进女警长半敞开着的衬衣里,抓住苏珊两个充满了乳汁变得涨鼓鼓的乳房,下流地揉了两下。
  苏珊屈着腿,跪坐在地上。詹姆斯下流的举动和威胁使女警长又感到一阵心慌和羞耻,她轻轻呻吟了两声,紧闭着眼睛一言不发。
  接着詹姆斯和两个歹徒走出了地下室,将铁门重重地关上。
  苏珊这才睁开了眼睛,她看了看这间现在做为了关押自己的牢房的地下室,四周的墙壁都是厚厚的混凝土结构,而自己脚上的脚镣又是那么沉重结实。苏珊悲哀地歎息着,她知道自己现在是没法逃走了,更可怕的是还不知道有多么残酷的凌辱在等待着自己。
  苏珊暂时感到心情平静了一些,但被歹徒们残酷蹂躏了一整夜的女警长随即又感到了一阵难以抵挡的困乏和疲劳,她蜷曲着戴着脚镣的双腿,靠在墙上很快就昏睡了过去。
  ===================================
  「起来,臭婊子!睡得还挺香?!」
  一阵粗鲁的吆喝将苏珊惊醒,她迟钝地睁开困乏的双眼,看到两个兇恶的歹徒站在了自己面前。
  苏珊用愤怒的眼神看着面前的两个家伙,被两个家伙粗暴地抓着头髮从地上揪了起来,接着打开了她双脚上的脚镣。
  「走吧,母狗!你也该休息够了,到了你『工作』的时间了!」
  女警长立刻感到一阵惊慌,因为她已经能猜出这两个家伙口中的「工作」意味着什么!
  因为蜷曲着双腿跪坐在地上睡了好久的缘故,苏珊的警裙已经被压得皱巴巴的,背后的制服衬衣上也全是皱摺。两个家伙给女警长整理了一下身上凌乱的衣裙,然后推着她走出了牢房。
  苏珊被带出了地下室,走上楼梯又拐过了几个走廊。路上遇到几个显然也是奶酪骑士的手下的家伙,他们看到被两个歹徒推搡着的、衣裳凌乱、半裸着两个雪白丰满的大乳房的女警长,眼中都露出一种奇怪而淫邪的目光。这种眼神使苏珊感到自己彷彿已经是赤身裸体一般,越发使她感到羞愧和屈辱。
  「进去,母狗!!」
  苏珊被粗鲁地推进了一个大房间,里面的十几个歹徒听到门口的吆喝,立刻全部回过了头,盯着被推进来的女警长看了起来。
  苏珊看到房间里的歹徒们也用那种奇怪的眼神看着自己,正惊异间忽然发现房间一侧的一个大屏幕电视里正在放映着一个录像。女警长朝那电视机只看了一眼,就立刻发出一声惊慌羞耻的惊叫,满脸羞红地低下了头来!
  原来电视里的录像正是昨晚女警长在自己的办公室里被奶酪骑士和歹徒们轮姦蹂躏时拍摄下的那部!画面上的女警长正一丝不挂地被手铐脚镣锁吊在在刑架上,结实修长的双腿大大地张开着被脚镣锁住,两个雪白肥大的乳房醒目地裸露在身前晃蕩着,被奶酪骑士残忍地用皮鞭抽打着,光滑雪白的后背上布满鞭痕,而丰满的屁股也已经悲惨地红肿起来,羞辱痛苦万分地不停大声哭泣哀号着!
  难怪这些歹徒看到女警长时是那么一种古怪邪恶的表情!
  「哈哈!原来是警长小姐来了。既然女主角已经来了,那我们还看那录像干什么?!关上电视!」
  一个熟悉的尖锐的嗓音从歹徒们背后传来,苏珊惊恐地抬起头,立刻看到了那个戴着丑陋的面具、一身怪异装束的邪恶的奶酪骑士。
  而当苏珊看到奶酪骑士身边坐在轮椅上的一个老头时,更立刻惊慌得浑身发抖起来!
  奶酪骑士身边的一个轮椅上,坐着一个身材瘦小乾枯的老头。他正用一种豺狼般恶毒残忍地目光,凶狠地看着站在门口的女警长!
  儘管没有见过面,但苏珊还是立刻就认出,那表情邪恶残忍的残废老头就是这个城市里最臭名昭着的罪犯--哈曼博士,也就是白党的那个神秘的首领,她和黑星女侠最想抓到的一个家伙!
  「警长小姐,我来给你介绍一下︰这位可敬的慈祥老人,就是你最想抓到、哦,对了,大概我现在已经可以荣幸地在女警长的计划里,取代这位老先生的地位了吧?……」
  「够了,你这个饶舌的家伙!」
  那老头忽然粗鲁地打断了奶酪骑士喋喋不休的唠叨,接着他摇着轮椅来到了苏珊面前。
  「母狗,我就是哈曼博士。嘿嘿,女警长的威风劲怎么不见了?你这个狂妄自大的贱货,你倒是来抓我啊?哈哈哈……」
  哈曼博士望着衣衫不整、满脸惊慌羞辱的女警长,爆发出一阵得意的狂笑。
  「哈哈,我可怜的老哈曼,你什么时候也变得这么有勇气了?当初是谁被这个贱人追得像老鼠般东躲西藏?又是谁在你最危险的时候保护了你?」
  奶酪骑士也走了过来,站在哈曼博士面前,好像一位凯旋的勇士般自豪地挺起胸膛,用那难听的尖锐嗓音不停说着。
  「行了,你这块腐臭的奶酪!你这个多嘴多舌的小丑!」
  哈曼博士显然感到自尊心受到了伤害,气急败坏地对着奶酪骑士嚷了起来。
  「可怜的老头,像你这么大年纪可不能过分激动,这对你的身体不好。」
  奶酪骑士对哈曼博士的辱骂丝毫不生气,反而好像父亲对待顽皮的儿子一样慈爱地用手抚摸着哈曼博士的头,在他耳边轻轻说着,把那残废的白党首领气得直翻白眼,浑身不停哆嗦起来。
  苏珊看着面前这两个邪恶阴险得不相上下的罪犯做作的表演,顿时感到一阵噁心。但女警长现在更多地感到了一种莫大的悲哀和屈辱,因为自己竟然落到了这样两个残忍而邪恶的罪犯手里,接下来的命运还不知怎样的悲惨和屈辱!
  「好了,好了。我尊敬的博士,您不是想见见勇敢的女警长吗?我已经把她给您带回来了。」奶酪骑士显然又有了邪恶的念头。
  「把警长小姐带过来。」奶酪骑士亲自推着哈曼博士的轮椅,走回房间里侧的沙发上坐了下来。
  两个歹徒将被反铐双手的苏珊推到奶酪骑士面前,而房间里原来那十几个歹徒则默默地围拢在女警长身边,使苏珊感到一种巨大的恐惧和惊慌。
  一个歹徒打开了苏珊双手上的手铐,女警长赶紧用双手摀住半敞开着的衬衣领口下半裸出来的两个由于催乳剂的作用而充满了乳汁、涨鼓鼓的巨乳,带着惊慌和羞耻低下了头。